• 姜厚明

    中学部校长 | 东莞清澜山学校

    言语与听觉系 博士在读|香港大学

    2012级校友 | 云南·保山

    比老师懂商业,比商人懂教育,比土鳖国际化,比老外懂中国,比学渣懂学术,比教授接地气。

  • 职业路径

    厦门大学

    在校期间担任过院学生会干部,代表厦大参加过省大运会(竞速跳绳),参与Toastmaster英文演讲社团,还获得过2012年创行商赛(原名赛扶)中国区冠军。接受了中国排名第一会计系的教育,毕业后却没干本行,账虽然不太会做了,但是会计思维还在。

    美丽中国 支教老师

    担任云南保山龙陵县镇安镇龙陵二中的八年级历史老师,为图书馆募集了价值两万元书籍并在初中成立演讲俱乐部。

    北京顺义国际学校 未来学院创始老师/中文和人文老师

    在这里接受了正统的教学法和项目制学习培训,见证了成熟的国际学校管理方式。在学校参与创建了一个以跨学科项目制学习为主导的校中校项目,并从事中文和人文学科教学,也执教七年级足球队。

    哥伦比亚大学 私立学校管理硕士

    在由犹太望族捐助的Klingenstein中心修了认知科学、教育哲学、学校领导力、学校财务等课程,还曾全天候跟随当地私立学校校长完成毕业项目。

    深圳荟同学校 创校老师/初中学部副主任

    帮助总部在美国的初创教育集团在深圳落地一所国际化民办学校,主要参与课程设计,同时协助教师招聘、学生招生、运营等事项。开学后担任初中学部副主任管理教学工作,兼任党支部书记协调德育、团支部、少先队等工作。

    东莞清澜山学校 中学部校长

    主管中学部(6-8年级)的教学工作。

  • 当初为何加入美丽中国?

    本来只是想去支持下草根NGO,去了宣讲就顺便网申然后面试了。觉得读书30岁前都行,工作要工作一辈子,农村支教两年这种事此刻不做之后就不会做了,于是就去了。

    支教经历对于个人成长有什么影响?

    我在北京长大的,支教前偶尔探亲和旅游去过农村,这和真正在农村生活和工作还是很不一样的。这两年的经历让我对基层了解,之后虽然回到了城市工作又出国深造,但直到现在,很多观点和工作方式的形成会更加接地气,源于这段基层工作经历。

    TFC对你能力提升方面有哪些对你现在的工作还有影响?

    教学层面,I do-we do-you do,teaching-as-leadership,check-for-understanding这些工具现在也会用到。技能层面,我的英文口语在TFC因为和外国项目老师交流提升了不少。家庭层面,我老婆也是通过TFC认识的 :)

    支教带给你的能力成长是否有哪些是其他行业/工作经历所无法替代的?

    2012-2014届美国项目老师占了三分之一。跟这么一群带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中美精英大学生在中缅边境工作生活,这个经历现在想想也挺疯狂,我想其他行业和机构比较难给予类似的经历。

    你是如何找到现在这份工作的?为什么会做这个选择呢?

    我离开TFC第一份机会是来自TFC的招聘信息。觉得待遇、领导、团队、工作生活平衡不错,就去了。拿到offer后才知道这是大陆最好的几个国际学校之一。在这里我学到非常多东西,前两年基本处于专业阶段的急速成长。在这个平台获得的职业积累对我后面助推很大。

    支教结束以后有哪些TFC的资源继续帮助到你了?

    精神吧。理想主义之光不灭。年龄越大不可避免地会更功利和现实,为稻粮谋。但是TFC经历带来的理想主义色彩的微光有时候也会影响重大抉择,让我们看得更远。

    从支教结束至今,你是否有继续推动TFC愿景实现?若有体现在什么方面?

    我作为面试官也招聘不少TFC校友。优秀的TFC校友能吃苦、学习能力强、思维活跃、英语好,在私立学校也是抢手人才。以后某天我也许会创建自己的学校,希望招募更多优秀的TFC小伙伴。

    如果有人正打算申请来支教,你打算给TA什么建议?

    不要带救世主心态,不要试图短时间做出翻天覆地的改变,不要一开始太激动。徐图大计,曲线救国,做渐进式改变。咱们做的是变革,而不是革命。咱们做的是教育生态,而不是一锤子买卖。

所有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