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丽观察 > 媒体报道

镜报:刘泽彭谈教育公益是一生的事业

2017/05/24 17:07:07 来源: 镜报

修过自动控制学,下过基层,坐过机关,当过国家部级官员,退休后在公益机构任职。这是刘泽彭对自己一生的简单勾勒。

生于1946年的他,现在是北京立德未来助学公益基金会的理事长。每天与80后、90后的员工们在一起,他早已脱下在体制内常穿的西装皮鞋,换上T恤和牛仔裤后,更贴近年轻人和农村孩子。一位退休的部级高官,为什么要参与体制外的教育公益项目?一个非教育、非社会工作专业的工科生,又如何以理事长的身份带领机构发展?

刘泽彭的回答是:“我非常感谢美丽中国,它给了我一个服务社会的平台,让我能为中国的农村儿童教育做点事情,帮我找到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农村教师的状况很不理想


刘泽彭关注中国的教育问题已经很多年。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每年有80%的中学生能考上大学,而这个比例在农村只有5%。这种严重的教育资源不均衡现状,是当前内地社会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刘泽彭理事长 图片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


刘泽彭介绍说,退休前,他曾是希望工程的支持者,动员过企业家捐款,在甘肃建希望小学,并担任顾问。“当时我发现校舍建好、道路铺完,但农村教师的状况却很不理想,优质教师的缺乏是一个最大的短板。”多年来,刘泽彭虽然手头上本职工作繁重,但始终忘不掉农村教育存在的问题。退休后,刘泽彭更加关心农村教育问题。


“和太太一起去云南旅游,途经云南丽江和香格里拉时,我们发现当地孩子的身材健壮协调,是当运动员的好苗子。我的太太是一位运动员,我提出:有没有可能让这些边远山区的孩子们走一条运动成才的路?”


夫妻二人讨论的结果是,如果在当地办学校,终归还是缺好的老师。于是,他们大胆地设想并付诸行动,为孩子们提供经费,把他们带到大城市培养。


他们最终决定从当地带出十个年仅7、8岁的孩子:5个藏族,3个纳西族,1个泸沽湖摩梭人,1个普米族。


十年来,他们在北京边学打网球、边接受文化课教育。如今她们18岁上下,肤色黝黑,体形健美,非常阳光,其中五个孩子在学校读书,另外五个孩子成为职业运动员。刘泽彭手拿这些孩子的照片,一脸欣慰地说:“没有成为运动员的孩子们现在也非常棒,在深圳继续读书。这几个成为运动员的孩子,现在参加各种内地比赛、国际比赛,未来可能走向国际网坛。”


联合地方政府力推教育扶贫


刘泽彭结缘美丽中国始于女儿刘芳。刘芳深知父亲心系农村教育问题,她接触到美丽中国之后,将其介绍给了父亲。刘泽彭内心深处早就认为,一个学校办得好不好,农村的儿童能不能得到优质的教育,关键是老师。所以美丽中国每年招募优秀的年轻人,到农村去支教两年,让中国所有孩子,无论什么样的出身都能获得同等优质教育的理念和方式,刘泽彭很是认同。


对于当时规模尚小的民间公益项目而言,刘泽彭的帮助超出了团队的预期。几年下来,他协助美丽中国处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为美丽中国叩开了几大省份的教育扶贫之门。


刘泽彭表示,在中国做好公益事业,如果能取得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接触项目之后,我开始与一些地方政府、民政部门、教育部门沟通,倾听各地区的需求,摸索着如何与各地融洽的合作。现在,不少地方政府都表达出对优质教育资源的迫切需求,希望美丽中国能够尽快进入。可以说,美丽中国与政府的合作非常愉快。”


美丽中国成立9年以来,已有超过1000位项目老师,走进云南、广东、甘肃、广西的220多所乡村学校的课堂,给33万人次的学生带去了优质教育。


刘芳也惊讶于父亲投入了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刘泽彭则告诉她,自己四处奔走主要是被项目老师和员工们的热情、善良和付出所打动,而这也是一份超出慈善工作的事业,它是最终能触及中国农村教育问题的大事。


理事长刘泽彭与学生和老师合影


现在刘泽彭愈发确定当时的判断。“美丽中国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增加了农村一线教学老师的数量,我更看中这是一条解决中国农村教育问题的专业化模式。”刘泽彭说。


做教育得懂教育


2014年4月,经理事会全票通过,退休后住在深圳的刘泽彭以理事长的身份回到北京。


理事长刘泽彭与员工交流


虽然刘泽彭时常对外介绍说,由于一直关注公益,所以体制内外的角色转变很自然。刘泽彭最强烈的感受是,公益不会因为出发点是好的,就天然地成为一件好事。如何让好心成为一件好事,作为理事长,他给团队定了两个原则。


“第一,慈善组织一定要合规合法。我们现在在基金会中心网的评分是100分。不论是项目进展情况,还是募捐资讯,我们的透明度最高。第二,要想成为专业的公益组织,不能仅凭热情,专业非常重要。做环保得懂环保,做教育也需懂教育。”


他直言不讳,中国的公益行业现状尚不成熟。比如说捐款不能兑现的情况时有发生,比如说部分人参与慈善项目,却从不过问项目事宜等等。近年来,随着中国内地公益事业的发展,舆论对公益项目的专业度提出了不少质疑。刘泽彭说,提升机构的专业度,这是美丽中国需要认真研究的一个大命题。


他介绍说,某种程度而言,今天的美丽中国项目已经成为了一种精准教育扶贫的模式。“项目老师两年期接力型轮换机制、一线教师管理服务机制等都是我们践行的专业化教育扶贫模式。这种模式已经达到甚至超出了预期。而且我认为这是一种可复制的模式。”刘泽彭说。


不仅如此,为了不断提升教育公益的专业度,刘泽彭正在联系北京大学等高等学府,希望与之合作,为项目老师提供专业教育培训。与此同时,他还提出对农村教师提供更专业和持续的培训。


公益是一项互助的事业


贫困地区教师人才的流失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问题,更是城镇化继续深入下的中国面临的重要问题。让一些优秀的教师人才长期留在农村很难,也并不现实。


理事长刘泽彭为美术比赛颁奖


美丽中国在带给农村儿童欢乐的童年和优质教育的同时,探索出了一条解决贫困地区师资匮乏的道路,刘泽彭称之为“两年轮换制”。


这些年来,美丽中国的每个项目学校都会有三四个老师,每两年都会有新的老师进行轮换。美丽中国为这些老师打造了一套独立的培训体系和培养计划,他们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有着延续性。


这项备受外界关切的机制,目前来看,可以说是一种公平且可持续的机制。


“站在农村孩子的角度来讲,数月或是一年的支教时间太短。他们可能刚刚适应,就得面对原来老师的离开与新老师的到来。从老师的角度来看,支教时间过长,对于老师的生活、工作、家庭也不可持续。”


很多人认为,大学毕业的项目老师们往往凭借一腔热血和对教育公益的关注,只身前往农村希望帮助孩子们,与此同时,他们也放弃了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但是,在刘泽彭看来,“项目老师在农村这两年的成长出乎意料。”


刘泽彭回忆,有位支教老师曾告诉他,第一堂课上讲台时腿抖得厉害。但现在这些老师无论上课还是面对其他人都已经变得非常自信。“孩子们把老师当成宝,女同学喜欢待在老师身边,男同学则远远地关注着老师。这种相互之间的关爱,不仅弥补了留守儿童的心理缺失,也提升了年轻人的社会责任意识。”刘泽彭认为。


“美丽中国的老师是一座人才的富矿。”刘泽彭经常对人们提起青年的领导力培养。在支教的日子里,项目老师学会了怎样生活,怎样与人相处,怎样教书育人,怎样在传授知识的过程中完善自己。两年中,他们克服困难的能力、沟通能力、创造力等都得到了显著提升。据知,美丽中国的老师有来自内地211、985的一流大学,还有10%是海归。


今年春,刘泽彭到清华大学、厦门大学等内地高等学府,和青年学生交流,分享美丽中国的价值,以及给年轻人带来的成长。对于5月底截止的项目老师春季招募,刘泽彭迫切希望,在海外求学的优秀中国籍留学生也能回国参与美丽中国的公益事业。


刘泽彭理事长 图片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


美丽中国给人们回报社会的机会


“美丽中国正在朝专业化方向发展,但是我们并不是急行军。”刘泽彭对机构未来的发展思路清晰。


活动现场学生踊跃向理事长刘泽彭提问


对于一个成立于2008年的公益项目,近10年的成长时间并不算短。刘泽彭觉得美丽中国并不急于做大,“一步一个脚印走稳,要像孩子学走路那样。”


近几年,美丽中国发展得很好,正在实现理事团队的专业化和正规化。但是面对一些在公益圈蹭热度的现象,刘泽彭对理事们提出要求:无论名人大腕,只要加入理事会,请先看章程,让理事们了解作为理事的职责。如果不能履行职责,再大的人物也不邀请。


刘泽彭告诉记者,在美丽中国的慈善晚会上,他会说一句话,“我感谢每个人的到来,因为有农村的孩子和项目老师,让我们在这里相识。你们给我们提供了帮助,我要感谢你们,但是我觉得,美丽中国也给了我们每个人一个机会,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可以为社会再做一点服务,每个人都应该有一点社会责任感,而这社会责任感应该是人一生的追求,不管年龄多大,都应该有这种执着的追求,人生才是完美的和完整的。”


刘泽彭理事长宣读美术比赛结果


对于未来,年近71岁的刘泽彭说,他会继续帮美丽中国做事,而对于教育公益,他肯定这将是他一生的事业。


本文转载自《镜报》

作者:林青


美丽中国资料下载:  

2016立德未来年报-立德未来 2016立德未来年报-美丽中国 2016立德未来年报-美丽小学 2016立德未来年报-审计报告 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合作介绍 美丽中国支教项目介绍